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新闻 > 正文

Credential : 新疆时时彩时间

发布时间:2016-6-29 6:45   阅读:


新疆时时彩时间,【主管Q:39333170】

  本网讯:

 新疆时时彩时间,

  原标题: 临时租月嫂搭成草台护理班子

图片说明:越来越多的人参加培训加入护理母婴队伍。青年报资料图 记者 吴恺 摄

  据《青年报》报道,随着二孩政策放开,越来越多的母婴机构看中了月子会所,想要分这块蛋糕,据业内人士透露,这几年,月子会所扩张数量惊人,但与此同时,行业内鱼龙混杂的现象也多了起来。中国保健协会母婴家庭保健服务专业委员会相关负责人指出,缺少行业准入门槛是导致乱象丛生的核心因素。

  青年报首席记者 范彦萍

  女儿在会所染上红眼病

  张女士昨天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起当年入住月子会所的经历,迄今仍后悔不已。“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花钱把宝宝送进月子会所。看着医生给宝宝涂药水,太心疼了。早知如此,还不如家里请两个月嫂呢。”

  她回忆说,自己当年订的6万多元的套餐,已经算是比较贵了。月子会所就租在五星级酒店里。入住后才发现一切都和销售时说的相差甚远。“人手不够,卫生条件也不好,小宝宝晚上睡在一起,导致交叉感染。所谓的医护人员就像外面的阿姨一样,毫无专业性可言。”

  从会所回来后,张女士发现女儿得了红眼病和鹅口疮,一直不见好转。“一开始,我没有朝这方面想。月子会所里有个妈妈课堂,有一天突然停掉了,我也没多想。后来打电话和其他妈妈聊起,才得知是对方的孩子得了红眼病。再后来听说我们那批坐月子的妈妈的很多小孩都感染了,最严重的一个孩子甚至患了肺炎。”

  在交涉后,月子会所退了一部分钱,但因为忙于照顾孩子,最后张女士放弃了继续维权。时隔多年,她还是不能释怀。“促销的时候说得天花乱坠,称会有医生和专业的护士。结果到了那里什么都没有。倘若有专业的儿科医生去看一下,就不会导致集体感染的事件发生了。

  奶爸哭诉自己花钱买罪受

  昨天,青年报记者在一家育儿网站上看到,网友“史努比的兄弟”就曾直播过自己在该月子会所的遭遇。“宝贝女儿出生到现在已经27天了,而我也从一个一无所知的爸爸变成了无所不能的奶爸,是高价月子会所迫使我完成了蜕变,这真是讽刺啊!原本想花钱买清闲,给老婆和孩子一个良好的环境,最后变成了一家人活活受罪。也向所有想选择月子会所的父母提个醒,不要花钱买罪受!”

  “史努比的兄弟”介绍说,“入住第一天,就有不愉快的事情发生。老婆是希望母乳喂养的,可是到了会所,小护士把宝宝抱走做检查时,就擅做主张,根据体重喂了40ml的配方奶。小宝宝回来后,就不吃母乳了。宝宝第一天是放在婴儿室的,会所的医生建议我们好好休息一下,由他们来照顾宝宝。第一天晚上我们住的房间有类似工地嗡嗡的声音,我和老婆都听到了,没有休息好。第二天一早宝宝洗好澡被送了回来,我一看记录,就很恼火,从零点到早上五点半居然有两个重复的记录,记录的时间一样,但记录的内容却不一样。”

  乱象1 一年新增的店赶上过去五年总量

  青年报记者在某团购APP上搜索月子会所,立即跳出来150多个结果。这些会所的价格差异巨大。其中最便宜的只要七八千元,提供上门服务,还有几家开在商务楼里的起步价只要2万多元。当然也有开出天价的月子会所,如位于浦东陆家嘴附近的一家美国高端月子会所均价高达30多万元。

  那么,现在上海到底有多少家月子会所呢?中国保健协会母婴家庭保健服务专业委员会常务副会长沈国珍表示,具体数字不详,估算目前上海至少有80多家月子中心。然而 ,中国母婴服务创新联盟理事长姜威则透露说,其实上海的月子会所远远不止这个数,高中低端的各类月子中心加起来至少超过300家。现在一年的开店速度甚至赶上了以前5~8年的总量。“这些月子会所,有的是店中店,有的开在医院里,有的注册的是健康咨询管理公司,有的从业人员不具备相关资质。”姜威透露说,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相关部门就不让办新的母婴护理的执照了。但有的机构通过各种渠道,照开不误。

  姜威也透露说,自己接触到的一些中低端月子会所,为了降低成本,会把会所开在商务楼里。譬如包下商务楼的某一层,甚至遇到生意不好时只包下半层,另外半层备用,平时没客源的时候就租给其他公司,一旦新妈妈爆棚了,就在商务楼的其他楼层再租两间房。据不少妈妈反映,一些月子会所临时租用的房间和普通宾馆差不多,根本没有经过严格的消毒。

  乱象2 月子餐成家常菜,护理班子临时搭建

  此外,从业人员素质良莠不齐也颇受诟病。“正规的月子会所里,管理人员应拥有医务资质。从业人员拥有助产师、主治医师以上的资质。但一些不正规的月子会所会临时租赁一些月嫂就凑成了护理草台班子。有的月嫂匆匆培训一周就速成为护理人员了。在浦东、松江、青浦等区县及上海周边有不少类似的月子会所,它们的报价往往低于3万元。”

  对此,上海某中档月子会所的负责人徐赟分析说,在行业内,的确有的公司做得不是很专业,会请月嫂公司临时工成为护理人员,这些月嫂有的没有太多经验,会造成风险。有的月子会所则把月子餐直接包给酒店烧,月子餐变成了家常菜,达不到功效。“建议消费者不要选择低价劣质的服务,因为它们的成本决定了,只能提供这样的品质。”

  “母婴保健机构的服务从业人员素质令人担忧,很多机构的从业人员根本不具备卫生护理和相关的职业资格证。”全国保健服务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秘书长刘玲表示,由于缺乏必要的监管,使得一些不能严格自律的母婴保健机构进入医院和家庭监管的盲区。比如宝宝和产妇生病时,这些服务企业是否有将病人紧急送入医院的反应机制和通道,他们自制烹饪的月子餐是否有专业部门的监管等都该有相应的国家标准来进行规范。

  [业内人士]

  呼吁尽快出台行业标准

  “今年开两会的时候,有相关提案提及要规范母婴市场。这几年,也一直说会有行业标准出台,但迟迟不见出炉。”徐赟呼吁行业标准尽快出台,促进市场良性发展。否则大家扎堆开月子会所,一旦出事就会影响到整个行业的声誉。

  沈国珍解读说,由于月子会所是一个新兴的行业,缺乏准入门槛和行业规范。前期还留存了一批以科技公司、健康咨询公司身份注册的月子机构,未来它们都必须归并到母婴专护行业。她还指出,按照他们的理想标准,为了避免交叉感染,月子会所最好是独栋的。另外,酒店空调系统是共用的,很难打造专门针对母婴的环境。新妈妈的月子餐可能是酒店的厨房做出来的,可能存在过于油腻、调料使用过度等现象,不能做到因人而异。“但现在相关行业协会还没成立,所以没有明文规定说月子会所必须拥有独立的场所。”

  沈国珍表示,由于行业标准是全国范围内的标准,不会仅仅根据高端月子会所的标准制订,而是要进行充分市场调研后,针对中高低端的从业机构分门别类出台标准。“毕竟月子会所是新兴的行业,如果出台的标准太高,会影响中低端月子会所的生存状况。”

  此外,姜威表示,母婴行业需要正规的组织进行评估,来评估企业的专业性和实操是否合规。“现在生二胎的新妈妈多了起来,联盟打算针对这一现象做一些培训、工作指导等,准备在中国6个基地免费培训母婴服务。”

  [市场分析]

  竞争激烈正面临行业洗牌

  上海某中档月子会所的负责人徐赟透露,在二孩政策利好刺激下,月子会所的未来发展趋势不错,这几年行业竞争会非常激烈。“与外界想象中的暴利不同,其实大部分月子会所是不盈利的,因为竞争激烈,大家都在打价格战。每年开和关的会所其实有很多。”

  面对众人蜂拥入行,沈国珍介绍说,月子会所和传统月嫂有本质上的不同,前者是一个团队服务整个家庭,更为专业,月嫂只是生活护理。“很多外行认为月子会所的收费高,盈利能力强。但其实正规的月子会所成本是很高的,它的体量也是有限的,主要成本是房租、人力成本的支出,中高端月子会所雇佣的都是高学历的服务人员,具有专业的医护资质。”

  在沈国珍看来,现在行业正趋于平稳,后期将趋于规范化,形成自然的优胜劣汰。“经营规范的,获得消费者好评的,能得到持续增长。但仅仅看中生育高峰便一拥而入的,可能会面临一定风险,这些新公司没有品牌积累,一旦行业标准建立后设立了门槛,牵涉护理和服务的规范化,行业会经历洗牌。”


上一篇:时时彩五星定位胆码技巧 - 下一篇:时时彩群名

Copyright @ 2008-2015 WWE美国职业摔角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5053485号

暂不开放注册,会员功能正在开发中

暂不开放注册,会员功能正在开发中